最新保腎知識

■ 女兒我不想痛苦的活著!

臺中榮民總醫院 腎臟科    陳呈旭

施女士,六十五歲,年輕時感染類風濕性心臟病,心臟瓣膜疾病演變成心內膜炎需接受抗生素治療,也因早年抗生素選擇性少及止痛藥之使用,造成腎功能變差。後來瓣膜疾病併發心臟衰竭,二十年前接受心臟瓣膜置換手術,心臟衰竭造成喘的症狀雖有改善,數年後又因兩側腎臟反覆性結石造成腎阻塞而惡化成尿毒症,於是十年前開始接受血液透析治療。近一兩年來身體開始走下坡,她的四個女兒都很孝順,想盡辦法想改善她的狀況,但心腎衰竭併肺動脈高壓,讓她每天稍微活動一下就氣喘吁吁。而且在每次透析時,讓她嚐盡了苦頭,打完針引血後,血壓常掉,所又要使用升壓劑,才能脫水。有一天她的血壓太低,下肢末端發黑,再也沒恢復。她看到腳趾壞死,越來越往上擴展,有一天查房時,她當著女兒面很喘的說:「女兒,我真的不想再痛苦的活著洗腎了!」在安寧團隊的協助下,我們尊重她的意願停止了透析,也拔除鼻胃管,沒有再強迫灌食,五天後在家屬的環繞陪伴中,安詳的逝去。

在國內安寧緩和推廣下,大多數醫護人員及專家看法,認為有四種時機是安寧緩和最急迫需要的:1)多種疾病纏身(共病症多,治療不易);2)近期頻繁住院,體力快速衰退;3)生活品質不佳;4)病人有提出意願。腎臟安寧緩和主要的目的,在使飽受尿毒所苦之腎病末期病患,能尊重其停止或選擇不進入透析治療意願,改採接受症狀治療之緩和療護,安寧團隊藉其專業,積極的協助患者能取得身體、心理及靈性的支持,使病患得到更佳之臨終照護品質。也避免過度使用無效醫療介入,造成病患不必要之風險及傷害,和治療過程的痛苦。

藉由「家庭會議」醫護人員以病患的利益為出發點,確認病患的價值觀及醫療意願,並以同理心考量家屬心中感受,增加各方溝通達成共識,來幫病患一起作最佳醫療決策;如病況變化無法確認,仍可在限定時間內嘗試治療(含透析治療),觀察病患是否得到改善;也可作「不予或終止透析治療」的決策過程之參考基礎。而停止透析接受腎臟安寧緩和醫療後,病患可能會面臨水分蓄積、疲倦、疼痛和呼吸困難等症狀,安寧團隊將積極協助症狀控制,舒適療護,增進人生最後一里路之品質。

當疾病已漸漸進入不可逆,病患有權利在其自由意志下,事先表達「預立醫囑決策」,或指定「醫療委任代理人」,以便當病患沒辦法表達意見時,可以委由代理人來幫病患的醫療相關決策作決定,以提升病患對醫療自主之尊重。施女士能在最後勇敢說出對自己停止透析醫療之決定,也避免了透析風險及傷害,也讓自己能由透析的痛苦中解脫。